牛营信息门户网>体育>博彩相伴 人造肉,标签之战

博彩相伴 人造肉,标签之战

2020-01-11 10:31:51

博彩相伴 人造肉,标签之战

博彩相伴,人造肉早已不是“未来之肉”。这个两年前还让人不可思议的概念已经成为了美国各州立法的争议焦点:人造肉是“肉”吗?它是否可以贴上“肉”的标签售卖?尽管目前还只有植物肉卷入其中,但可以想见,未来实验室中的动物细胞肉将掀起更大的风暴。

纽约的一家全食超市(whole foods)(视觉中国供图)

文/严岩

人造肉是“肉”吗?

人类是不会放弃吃肉的。为了打上肉的标签,人造肉企业和农场主们掀起了一场战役。

2016年的5月,当伊桑·布朗(ethan brown)说服美国最大的天然食品和有机食品零售商全食超市(whole foods)的副总裁汤姆·里奇(tom rich),将该公司研发的产品——一盒由豌豆蛋白、椰子油、酵母味素等蒸煮压制、合成的植物肉——与牛腩牛排和碎牛肉等并列放在超市货架上的时候,那是beyond meat的里程碑时刻。

布朗是beyond meat的创始人,此前他不断地给美国加州当地的肉类买家逐个发邮件,邀请他们来参加试吃会,收到了清一色的拒信。拒绝的理由简单明了:“我不认为在肉类柜台放一个植物做成的肉饼会有任何吸引力。”

里奇是唯一一个应邀品尝的人。从那时起,两人一拍即合,开始卖“肉”。仅仅两年后的2018年,beyond meat提交上市申请,成为人造肉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彼时的它已经入驻1.5万家餐厅、酒店,并给其他服务网点供应“植物汉堡”。根据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sec)披露的最新文件显示,beyond meat在2017年和2018年前9个月的营收分别为3258.1万美元和5642万美元。

人造肉大张旗鼓地标签自己为“肉”,并入驻超市和餐厅的举动,让农场主们感受到了威胁,并付诸行动。

今年年初,美国畜牧业协会向美国农业部提交了一份15页的请愿书,要求政府正式定义“肉类”。这个由1万名牧场主组成的贸易组织称,希望与政府机构合作纠正误导性的产品标签。该协会在社交媒体twitter上格外活跃,反复申明:我们希望消费者在购买肉类食品前搞清楚,哪种才是真正的肉。“在我看来,肉这个字应该是指来自活生生的动物的产品。”牧场主、内布拉斯加州独立牧牛人协会主席吉姆·丁克拉奇(jim dinklage)说道。

而早在beyond meat提交上市申请之前,密苏里州就率先颁布了一项法律,规定只有“来自牲畜或家禽生产的”食品才能在标签上以任何形式出现“肉类”字样,违反这项法律可能会导致罚款,甚至一年的监禁。作为美国主要的粮食产区,全美70%的玉米出自密苏里州,玉米是畜牧业饲料的主要来源,因而它也成为了第一个对“肉”这一产品标签进行监管的州。

陆陆续续地,新的肉类标签法案在大小农业团体的推动下,在各州出台。2019年3月初,密西西比州众议院全票通过2922号参议院法案,该法案比之前的更具体,将昆虫蛋白制品也囊括了进来,“包括基于植物蛋白、昆虫蛋白制作的食品和实验室培养的肉类产品,都不能再使用‘肉’这个字作为宣传”。这是美国第15个州在用法律的形式,重新定义何为肉。

2018年7月19日,美国曼哈顿海滩项目创新中心的开幕式上,用beyond meat人造肉制作的汉堡

然而,在这场“标签”的控制权之战中,代表肉类加工者的北美肉类协会(north american meat association,简称nami)站在人造肉企业一边,监管事务负责人马克·多普(mark dopp)表示,“只有人造肉被称之为肉,它后续的新产品才不会逃避任何适用于传统肉类的规定”。

双方关于“肉”的标签争夺依然胶着。3月7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和农业部下属的食品安全检验局展开合作行动,fda负责管理细胞在实验室的整个过程,后者则将监督产品的生产与贴标签环节。曾在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latham&watkins llp)做执业律师的任熙对美国联邦法律的管辖等有一定了解,他告诉本刊:“这是联邦立法者已经介入的标志。如果最终联邦法成型,那么在有争议的时候,法院直接会考虑优先适用联邦法。”

可以说,这场针对人造肉的战役对于农场主的重要性,不亚于“牛奶”一词对于乳品行业的重要性。然而,当年的欧盟裁决以牛乳制品行业失败告终——椰奶、杏仁奶等生产商可以在饮料的商品名称中使用“奶”一字。

事实上,目前卷入市场争端的还只是人造肉中的“植物肉”。广义的“人造肉”包含两种:一种是以植物蛋白为基础的肉,还有一种是在实验室提取动物细胞、利用生物反应器独立培养得到的肉。目前看来,虽然以植物肉饼为主打产品的两家代表企业——beyond meat和impossible foods的产品形态较为单一,即夹汉堡的碎肉饼,但背后资本支持却不容小觑:有比尔·盖茨、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和李嘉诚这类明星投资人,也有美国最大的肉类公司泰森食品(tyson foods)、嘉吉(cargill)这类传统食品行业巨头。

而植物肉至少看起来已经很像“肉”了,这也让它的市场潜力显而易见。以impossible foods的植物肉饼为例,其大豆血红蛋白的萃取是一项特殊技术——这种存在于所有活细胞中的带氧含铁化合物,可以使肉呈红色。消费者一刀切下去,植物肉能像肉一样“流血”,目前售价12美元/个。impossible foods在美国已和1400家汉堡店合作,其中高端连锁汉堡店umami burger已售出超过20万个。可以想象,这场人造肉标签之战将愈演愈烈。

“可替代蛋白”与肉类产业链

就在农场主与人造肉企业就未来的肉类标签一事打得不可开交之时,泰森、嘉吉等肉类食品巨头却在悄然重塑自己的品牌定位。

泰森食品的ceo汤姆·海耶斯(tom hayes)在今年3月宣称,泰森已经不再是一家肉类公司了,它将被重新定义为一家“蛋白质公司”。要知道,这家创始于1935年的品牌现在是位居《财富》世界500强的第二大食品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鸡肉、牛肉、猪肉生产商及供应商之一。

转折点就在2016年,泰森的产品线中多了植物肉。首席可持续发展官贾斯汀·惠特莫尔(justin whitmore)回应:“我们认为自己更像一个蛋白质公司。人们想要蛋白质,无论它是动物蛋白还是植物蛋白。”而海耶斯更直接:“如果我们不用饲养动物就能得到肉,为什么不呢?”

花钱投资人造肉企业的策略,就如同大型烟草集团注资支持电子烟等初创企业一样,是为了补充泰森食品的全局产业链。在农产品领域创业7年的张俊南目前经营着一家肉制品加工公司,他当初专门研究过泰森的技术。他告诉本刊:“泰森从自繁自养到育肥、检验检疫、屠宰到生产流通,全流程覆盖。他们可能早就看到了未来肉类供不应求的问题,而人造肉产品的出现,恰好迎合了‘可替代蛋白’的概念,成为了泰森食品链上的补充。既扩充产品线,又升级消费者认知,这是一个双赢的打法。”而市场研究公司欧睿信息咨询公司(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数据也为此提供了注脚,去年以植物为基础的肉类替代品的销售额增长了22%,达到15亿美元。

“可替代蛋白”(alternative protein)已经风靡美国多年。在美国读营养学的olivia告诉本刊:“美国人实在太着迷这个概念了。每天念叨的是,我要吃得健康,我要吃得有机,我要减少饱和脂肪酸的摄入,而后者是引起肥胖的主要原因。你看美国超市里卖的肉,恨不得都标上‘we are from farm to table’(从牧场直接到餐桌),他们不太信任肉在生产中的环节,环节越多越容易出问题。如果人造肉真正做到可替代,并且还安全,他们会很买账的。”

另外,联合国粮农组织出具的报告显示,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达到98亿,人类对动物蛋白的需求将增加70%。为了满足人们激增的蛋白质需求,需要更多样的解决方案。著名的食品市场调研公司innova market insights在2018年1月的报告中指出,46%的美国人认为植物蛋白比动物蛋白更健康。背后的一个原因是,家畜产生的废气占全部人为温室气体的14.5%,将会加剧地球环境的恶化。比尔·盖茨曾提到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牛是一个国家的话,它将位列全球第三大温室气体排放国。

1月7日,ceo帕特·布朗携“不可能汉堡2.0”现身2019年ces展发布会(视觉中国供图)

这也就是“可替代蛋白”登场之时——在不可能要求整个世界成为素食主义者的情况下,人造肉企业营销时最常用的口号,诸如“保护动物权益”“植物蛋白替代动物蛋白”,很容易收获眼球。乍一看,人造肉企业瞄准的消费群体应该是在意动物福利的素食主义者们,但当他们费尽心机要和“真肉”摆在一个货架上的时候,背后的意图更为明显了,他们想要得到你我这类食肉动物的认可。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口感才是最重要的。专业学营养的olivia在日常饮食中很注重蛋白质的摄取,“人造肉”的概念一经推出,她就兴致勃勃地去餐馆尝试了impossible foods。“我当时在洛杉矶,网上找的那个吃汉堡的餐馆还挺高级,居然供应刀叉让我切着吃。我一刀切下去,真的有红色的汁水流出来。一口咬下去,感觉肉就在嘴里面碎开来了,而且肉和汁不是浑然一体的……你知道的,真的牛肉饼很紧实,很有弹性的,但这个相比较下来,就是让人失望。我还记得这是当时菜单上最贵的一个汉堡!反正吃完之后我完全没有复购的欲望……而且,前面铺垫的假象,会让后面的失望更大……”

国内首个食物领域的加速器+创业投资机构bitsxbites是中国唯一一家投资人造肉的基金。首席品牌联络人mia做社区农业多年,她告诉本刊,bitsxbites更看好实验室人造肉的前景——主要原因便是“现在这些企业做出的植物肉产品确实不太适合中国市场,口感不会太像肉,应用场景也很有限。现在也有企业在实验室的干细胞培养前期就专注培养瘦肉,模仿真肉的纹理等。我们投资的以色列人造肉企业future meat technology就已开始专注人工培养肉类的脂肪细胞。”

如此看来,消费者们买单意愿不强烈,beyond meat等植物肉公司的产品销量却不赖,到底卖给了谁?

答案是明显的:肉制品及副产品加工业。比如肉类罐头,起初是采用猪、牛、羊等原料,经过高温杀菌处理后密封在容器中,得以长期储藏。植物肉口感不佳,但作为罐头原料确是绰绰有余。张俊南补充:“我们农业圈子里讨论人造肉,感觉它很可能不会成为真正的食材。但可以广泛用于罐头食品,尤其如果前期在实验室里保持无菌并提高保质期的话,就能节省后续高温杀菌等成本。”

这也是泰森将“竞争对手”转化为上下游关系的战略。“所有的农业流通企业其实很微妙,看起来是合作关系,但是市场都占领不完。肉类对人类是刚需,刚需的基础上也就是谁家肉好吃、健康、卫生。”张俊南说。

2013年8月5日,马克·波斯特在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的实验室里(视觉中国供图)

昂贵的实验室肉

虽然目前争端围绕的是“植物肉”,但农场主们更应该担忧的是未来威胁——一旦突破技术瓶颈便可规模化的实验室细胞肉。

按照细胞农业领域专家的乐观想象,这种通过提取动物细胞从实验室“种”出来的肉,从外观、口感到营养成分,都能与真肉媲美。这不再是“植物肉”与“真肉”之间的小打小闹,而是真正的替代性危机。一旦实验室肉的产品突破技术条件,未来肉类生产将不再依赖农场。

虽然有人管实验室肉叫“细胞肉”(cell-cultured meat)或者“试管肉”(tube meat),但人造肉企业家们更愿意称自己的产品为“干净肉”(clean meat)——这又是一场产品名称与消费心理的博弈。

其实,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人造肉就是美国nasa资助研究的项目之一,他们试图用人造肉技术来解决太空旅行的食物问题。而直到2013年,荷兰生物学家马克·波斯特(mark post)才从实验室内做出了世界上第一个人造肉汉堡,耗费32.5万美元。他的团队在标准的组织培养皿中制造出几束牛的肌肉,并在凝胶筒周围种下肌肉细胞,汉堡中夹着的肉片则由实验室养殖出的2万条肌肉组织制成。

这个汉堡最后被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买走。布林曾表达过他看中这项技术的原因:“未来可能会发生三件事情:第一,我们全都成为素食主义者,这点可能性不大;第二,我们无视一切有关环境的问题,这将导致无法挽回的环境破坏;那么只剩下第三个选择,我们要做些新的东西出来。”

距离第一块人造肉诞生已经5年过去了,但美国的人造肉企业memphis meats 1磅鸡肉的成本依然高达9000美元。作为对比,无骨鸡胸肉在美国的生产成本为每磅约3.22美元,这也是为什么这款人造肉至今未能上市的原因之一。

人造肉价格依然高不可攀,于是有公司想到一个出路:生物制造皮革。比如modern meadow,它曾是李嘉诚在2014年投资的一家做实验室肉的公司,如今已经悄然成为一家生物皮革产品制造商。这也是成本收益衡量的结果:一方面,肉的造价更高,但肉每单位重量的售价比皮革更低;另一方面,人造肉的监管问题要比人造皮革复杂太多。“养殖皮革”是通过动物活体穿刺,采集动物皮肤、肌肉的细胞作为样本,之后将组织分散为单个细胞,将种子细胞在添加有氨基酸、维生素和其他与血清浓度相似的营养物质的大型容器中进行细胞培养。目前modern meadow生产1平方尺的牛皮只需要45天的实验室培育,而传统畜牧业则需要2~3年。

有趣的是,泰森的主营产品线中也有“皮革”。张俊南告诉本刊,泰森是全美最大的牛皮(盐/蓝湿皮)和猪皮生产商。如此看来,泰森布局人造肉领域,除了补充肉类供应,也是补足皮的产品线。

人造肉,被制造的需求?

人造肉如火如荼,来自科研界的质疑之声也持续不断——实验室肉真的能解决环境问题吗?成本有可能降下来吗?人造肉所制造的一系列危机,是不是真实的?

质疑之声首先来自牛津大学,有一份名为《世界经济论坛关于替代肉类影响》的白皮书认为,人造肉保护环境的论调根本站不住脚。现在实验室培育的肉类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只比畜牧业生产牛肉的方式少7%,而其他替代品,如豆腐或植物则可以减少25%甚至更多。白皮书作者之一马尔科·斯普林曼(marco springmann)表示:“我们不得不审视,企业是否真的能够以合理的成本提供低碳排放的产品。”

而从广义的肉类市场来看,人造肉最为人关注的一点是:实验室肉可以只生产消费者最想要消费的那部分,传统肉类销售商对于人造肉的兴趣点也正在于此。以往畜牧业都是整只养殖,而卖肉时只有某些部位容易销售,遗弃掉的肉无法产生利润,如果能够定向生产五花肉、梅花肉和雪花牛肉等,对于销售商来说是极大的好事。

但至少目前,实验室肉离走向肉食者的餐桌还很遥远。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普振(化名)告诉本刊,目前生物学/农学圈普遍认为,微生物蛋白的生产在技术和成本方面更有可行性,实验室人造肉的概念并不被看好。

普振也并不认可世界首例人造肉汉堡的制作过程:“汉堡的确做出来了,但目前做出来的算是牛肉细胞与其他物质的混合物,然后以烹调工艺获得有牛肉口感的东西。其实不能称之为肌肉组织。”事实上,这一观点也佐证了当时围绕该汉堡口感的评价:“太干了!”——其中最主要原因在于,波斯特的培育组织并不能生成脂肪细胞。事实上,肉不仅仅是肌肉,它还包含了连接组织、神经和脂肪细胞等元素,这些都得有序地组成在一起。而从零开始培养肌肉细胞的确可以创造出纯粹的肉,但不能创造脂肪。

“如何创造脂肪”这个难题,即如何将脂肪细胞和肌肉细胞结合在一起以获得更好的口感,包括以色列的future meat technology在内的初创企业都仍在攻克之中。若要获得肥瘦相间的肉,更是遥遥无期。

普振针对实验室肉细胞培育的过程,进一步告诉本刊:“以目前的技术而言,培植细胞肉的体系中需要加入大量的动物血清,而血清来自于血液,因而为获得血清必须屠宰动物。当然,无血清培养基也是存在的,但实际上是从血液中分离纯化了各种成分,分别加入其中配制而成的。实质上同样需要屠宰动物。”

生物制药行业的科研工作者陈浩非常熟悉获取血清的流程,他告诉本刊:“为了获得动物细胞组织,需要添加的细胞培养液通常为胎牛血清,即未出生的牛的血清。一般情况下,屠宰场会有足够的设备,迅速将怀孕母牛的胎儿从尸体内切除,将脐带绑紧,洗净消毒,从而获取它的血液。血液取得后,利用低温凝结的方式,将血清分离。问题是,这类血清的价格极其昂贵,组织培养也没法自动化,一污染就全完了。如果一个操作人员上午在家做了点面包,下午去养养肉,肉就会被酵母菌污染,结果全是孢子。”普振同时强调,“一头牛的血清,远远不足以培养一头牛的细胞肉!如果我们要培养细胞肉,需要杀掉10头牛,然后才能培养获得1头牛的肉。这样的实验室肉意义何在?”

这牵扯到了一个更实质的问题:高等生命体的细胞本身不可以独立存在,需要一个系统支持,也就是生命体本身。如若要获得真正的实验室肉,细胞脱离了生命体以后,需要外界持续提供支撑。目前成功的案例也只是短期支撑的证明,更何况原料还必须来源于其他生命体的提取物。

“退一万步,如果真的能够做到一整套无瑕疵的‘非生命体’的生命体系,我们也就不需要什么细胞肉了,直接用这个体系来维持我们的生命就可以了。”普振说。

也许,人造肉技术预示的可能正是整个社会的“实验室化”。温室效应、动物保护、粮食危机的问题并不会随着人造肉的存在而销声匿迹,它只是解决问题的可能手段之一。而一旦实验室肉安全可控、成本降低了,真肉反而会成为一种稀缺的存在。

稀缺的东西是“贵”的——人造肉的消费群体,或许将进行再一次的颠覆。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