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营信息门户网>汽车>bb电子注册就送 南风股份业绩滑坡:从独角兽沦落至债务爆雷"毒角兽"

bb电子注册就送 南风股份业绩滑坡:从独角兽沦落至债务爆雷"毒角兽"

2020-01-11 19:03:15

bb电子注册就送 南风股份业绩滑坡:从独角兽沦落至债务爆雷

bb电子注册就送,危危南风

文/琳雅 赛锋

文章来源于《能源评论》杂志

2018年6月,对中国核电行业具有重要意义。

就在这个月底,第三代核电技术EPR和AP1000的全球首堆,均在我国实现并网发电。VVER-1200将分别落地田湾、徐大堡的消息,不仅让相关的项目看到希望,似乎也预示着核电产业将迎来黎明前的曙光。

但行业发展并不意味着雨露均沾。在核电发展迎来机遇的背景下,一家核电设备企业的境况却令人唏嘘不已。

9年前,它是我国第一批创业板上市公司之一,堪称彼时的“独角兽”。

当年的它,风华万千:在百万千瓦级机组核岛辅助系统设备方面,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和技术垄断,自主研发出了这项设备;是国内唯一掌握并拥有核电站核岛HVAC系统设备总承包经验的生产企业;在下游的核电、地铁、隧道三个细分市场领域的全国市场占有率,分别为第一、第二、第三,妥妥地细分行业龙头;它的子公司,更是宣称自主研发重型金属3D打印技术这样的“黑科技”概念。

如今的它,画风大变:9年时间,股价断崖式下跌。按照前复权的股价粗略计算,从2015年最高峰的53.94元,一路跌到如今的4.26元,跌幅竟然高达92%。从经营状况来看:2015至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850.15万元、8634.36万元、-2.91亿元;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亿元、0.92亿元、-1.78亿元。

上市公司所能面临的最坏的几件事,几乎都发生在它身上:除了业绩大幅下滑,更耸人听闻的是,本案实控人已经失联。2018年6月,坏消息轮番来袭:有16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收到7宗诉讼案件;其失联实控人所质押股份已全部触及平仓线;实控人所有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

这家公司名叫南方风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风”)。7月20日,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法定代表人为谭汉强。作为核电领域少有的民企“独角兽”,南风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它所在的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

祸起福岛 “独角兽”沦落

南风成立于1999年,主业是通风与空气处理系统设备制造,实控人为杨氏家族杨泽文、杨子善、杨子江,三人合计持股33.15%。目前南风共有三大业务板块:通风与空气处理系统、特种管件业务与重型金属锻造。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当全球核电发展如火如荼之际,一个名叫杨泽文的企业家,出资7万元,成立了南方风机厂,经营风机及通风设备。但彼时的南方风机厂,与核电站风马牛不相及。

南风的第二代接班人杨子善改变了其未来发展轨迹。核能相关专业毕业的他,一直对核电领域非常关注,在上世纪90年代初核电站建设爆棚之际,他选择将南风的风机生意做到核电的细分市场。这一调整做出了大名堂,让南风从同行中脱颖而出。

2004年至2009年6月,南风在国内核电站核岛HVAC系统设备的市占率高达72.44%,位居国内第一。2009年,作为核电用风机领域的细分龙头,南风成为第一批创业板上市公司,股票代码300004。

作为首批过会的创业板企业,按当时发布的《上市公司分类指引》,南风所处行业为机械设备制造,并不属于创业板要求的“两高六新”公司。之所以能轻松过会,成为首批创业板企业中细分市场“独角兽”,就是因为其率先攻克核电风机,而当时国内面临着能源及环保压力,使得核电前景被大大看好。

上市后第三年,2011年,日本发生福岛核事故,此次事件成为整个核电领域的重大转折点。

核电站发展放缓后,南风作为上游辅助设备提供商,自然受到重创,被逼无奈之下,南风开启艰难转型之路:先是尝试自主研发“重金属3D打印”,但研发一年发现难以突破后,旋即选择对外收购;2013年,南风股份收购中兴装备,一家为石化行业提供特种管件的公司,通过并购切入石化产业链。收购完成后,南风营业收入最主要来自于老业务核电类产品和新业务石化类产品。

可好景不长,2016年起,整个石化行业开始出现周期性下滑,2017年,中兴装备未达到业绩承诺,南风只能对其进行大额商誉减值。而到2018年,坏消息接连传来:董事长突然失联,并且,董事长的股票和公司账户均被司法冻结,并收到多宗债务违约诉讼。

至此,一个曾经的“独角兽”,沦落为今天债务爆雷的“毒角兽”。

好坏生意 关键看现金

商场如战场,现金流则是企业的弹药和命脉。南风的沉沦无疑源于应收账款账期过长带来的回款压力。

在建筑工程、机械设备等领域,由于施工周期长、下游客户相对较强势,故而常常采用招投标、完工百分比、质保金三大模式。按此惯例,到交付风机这一环节就可以直接确认收入,不需要等到后续安装结束,因此,南风这类公司的收入确认中,均不涉及完工百分比。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南风股份确认了收入,但实际上却收不到钱,它的下游客户都较为强势,带来信用期较长,形成大量应收账款。

从数量和占比角度,2007年到2017年,其应收账款由0.47亿元升至7.95亿元,占营收的比重由32.41%涨到90.75%。分阶段来看,2007年至2010年,其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例基本维持在30%?40%。到2011年,应收账款的比例大幅飙升至82.18%,并且,在随后的2012年高达111.24%,其应收账款余额高于全年的收入总额。

在应收账款账龄方面,2011年,以180天以内信用期为主,比例从前一年的67.85%升到80.4%。而2至3年的账龄内的金额也在上升,比例从前一年的3.23%升至3.48%。

按前五名欠款客户来看,其应收账款余额为2.54亿元,占总应收账款期末余额比例为66.86%,相应计提的坏账准备1143.43万元。很明显,自2011年以后,不仅没新增订单,回款也大幅变慢。而且除了核电建设放缓,地铁风机系统的状况也难言乐观。

现实就是,在下游行业遭遇瓶颈的情况下,南风的应收账款、存货和存货计提跌价均在走高,现金流量也持续降低。2017年,其收购的中兴装备业绩承诺也未完成,对赌失败。中兴装备需要向南风补偿金额为1.84亿元。由于其未完成业绩承诺,南风股份对其进行了3.25亿的商誉减值。这一减值,相当于直接宣告其经营第二阶段的并购转型失败。

由此,南风股份主营业务下滑之后,研发、并购等举措都没有收到预期的回报。收购的公司业绩对赌失败、募投的项目没有达到预期收益、3D打印技术的“大饼”画了6年也没有落实。

多方困局之下,南风股价一落千丈也就顺理成章了。

商业模式 谨防“黑天鹅”

要理解南风困局的成因,需要从产业链利益分配层面分析。

在核电行业,产业链上游为核燃料供应,中游为核电装备制造,下游为核电站的运营与管理。

上游核燃料供应产业高度集中,中国核工业集团是核燃料唯一供应商。

中游核电设备包括核岛、常规岛、辅助设备系统等。核岛和常规岛是核电站的关键核心,这两项的设备体积大、制造技术要求高、资金投入规模大,代表公司有台海核电、上海电气、东方电气、哈尔滨电气、中国一重等。辅助设备系统要求没有前两者那么高,民营企业通常可以进入此项壁垒较低的细分市场,如泵、阀、管道、风机制冷设备等。比如阀门制造领域有江苏神通、应流股份等,而南风就在其中的风机制造细分赛道。

下游运营与管理,需要核电牌照,壁垒高,目前主要是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及国家电投集团三分天下。

从收益回收速度来看,电站运营、核岛设备是利润较大的环节。长周期设备制造商和土建承包商,在项目开工之前有较长前期准备周期,相应在收益分配时序最靠前。核燃料供应商和核电站运营商收益时序比较靠后,一般设备制造商则介于中间。

因此,像南风这类风机设备制造企业,受益时序介于中间位置,但又无法按时收回款项,这样的情况会很快体现在公司的业绩上。所以,从一开始,这门生意就不是好生意。这意味着,当年在它的“独角兽”光环之下,隐藏着的是一个不值得关注的赛道。

实际上,更深刻的原因在于,南风股份所处的赛道为核装备制造中的辅助设备,并非核电站的核心投资环节。同时,从经济性角度,虽然核电仍然有优势,行业发展前景仍然不小。但是必须要注意,核电行业具有事件驱动之下的强政策周期属性。全球历史上几次核事故之后,政策的走势都会极大地影响核电的发展。而更关键的是,事件发生不可预测,给这个领域增添了很多不确定性。所以,投资这个领域,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一旦出现黑天鹅事件,产业链上的非核心赛道会遭遇洗牌,现金流和企业经营会承受巨大压力。

在南风股价下滑的链条上,有几个关键时点值得关注: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预收账款大幅减少、主业下滑;2014年在原油价格高位时并购进入石化产业链;2016年质押比例超过50%;2017年商誉减值宣告并购失败。如果往前倒推,至少在2015年就应该注意到风险,甚至在最早2011年主业遭遇毁灭打击时,就应该离它远一点。

对于大型设备、工程建筑等行业的企业而言,核心的财务密码只有两条:预收款项、应收账款,分别对应下游客户话语权以及回款速度。一旦这两个指标出现松动,就要特别小心,并提前做好应对举措,才有可能避免坠入遭遇主业下滑——跨界并购——资金吃紧——质押减持——债务违约这一悲催的轨迹。

(韩丽娟对本文亦有贡献)

uedbet手机

  • 最新新闻